首 页   本社概况   电子杂志   文坛热点   每月话题   作者专栏   书画天地   在线社区   在线投稿   联系我们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->电子杂志->红豆2015-3期->散文空间

岸边竹撸点民谣

2015-3-5 9:58:04 来源:马砚田 浏览:72

【作者简介】马砚田,1951年生,原籍河北乐亭,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

有一则谜语是这样说的:“此物面相丑,常在家中守。赶它赶不走,集市买没有。”这个集市没有卖的农家用物,而今是真正消亡了,难寻其踪。但在男耕女织的旧日子里,它是村村普及、每家每户都有一个的。它就在农家里藏身暗处,要不咋说“常在家中守”呢?那个时候没有电饭锅,没有热得快。没有这个物件的人家,就不被人认可为“人家”。又因为它是农家自制自用的,是一件不是家具的“家具”,所以它至死也不曾有过学名,一辈子都叫做掏灰耙。它的清白和不可类比之处,在于从没有蹚过市场这摊浑水,也从未出卖过自己。一根竖直的木棍,头上顶一块方正的小木块,就是此君的肖像。

    掏灰耙很有来头,它与原始人发明的钻木取火有直接的递进关系。原始人把火钻出来后,就知道煮熟食了,不再茹毛了饮血,炊烟也就日复一日升起来了。新火升起前,掏灰耙一耙一耙把灰掏尽。它没有空闲梳洗打扮自己。为了让人吃上一口热饭,它每天都把自己脸上抹黑。灰烬里偶有余火,它还得受皮肉之苦,时间久了,就被烧灼得体无完肤。掏灰耙得到了农人的真传,具备了农人的好品行,即使被烧得坏了筋骨,它也从不吭一声,用无言来包容并不完美的生活。

    掏灰耙不曾有过童年,只当过童工。这个童工,曾和童年的我相伴。那样的日子里,倦鸟归林,垂挂南山的夕阳来照。陶渊明和更多不会写诗的陶渊明,刚刚用完掏灰耙,就烧起了东篱下那一束菊香,水中清味,煮起了山胆海魂。一湾瘦月,映照着男耕女织的劳动身姿。对了,自然就有爱情。在女方眼里,相较于拥有财富、热爱劳动、善待日月的人家,生活会更敞亮、更充实。这个时候你如果羽扇纶巾地走来说乡愁,农人会责备你多嘴。躲在暗处的掏灰耙,也会黑着脸给你颜色看。用劳动换回的心安和快乐,是掏灰耙年代最重要的特征。

    后来,电来了,接管了旧火的所有权力。赶也赶不走的掏灰耙们,只能跟着老去的岁月,集体兵解。电真是

(想阅读更多内容,请关注《红豆》微信公众平台:hongdou-1972,每天为您更新优秀原创作品。)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陶瓷:隐忍或绽放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

编辑部电话:0771-5664408 广告发行部:0771-5624238 通讯部:0771-5628728 传真:0771-5664408
地址: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
Copyright (C) 2013 www.hongdouzazh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《红豆》杂志社 版权所有